Friday, May 8, 2009

母親節的父親  


「克拉瑪對克拉瑪」這部電影在多年以前放演的時候,我總覺得那個導演似乎是在述說我家裡的故事,因為糟糠之妻真是在生下兩個女兒後不久就下堂求去;原來她突然覺得需要有一份屬於自己的天地,而不願意就此被家庭絆住。在堅決的意志下,她對著我們揮了揮袖口,雖然沒帶走一片雲彩,卻給我留下了兩個加起來不到五歲的女兒。

沒有生氣,也沒有時間生氣;面對著兩個稚齡的女兒,首先我得先將她們倆安排妥當。當時因為老爸已經退休,老媽仍在學校任教,所以家庭會議的結果是安排老爸到美國來替我照顧這兩個小丫頭。

老爸這輩子帶過兩兒一女,他想以他的經驗,帶這兩個小丫頭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我雖然沒有太多經驗,但是對她倆卻有推不掉的責任,於是我和老爸就開始了此後十多年的“單親”生活。

兩個大男人帶著兩個小丫頭總會遇到許多意想不到的麻煩,其中最大的問題莫過於因為性別的不同而引起的麻煩。
記得在老大薇薇六歲那年,我帶她到迪斯奈樂園去玩,一切都很順利,直到她要上廁所的時候;我才發現穿著小裙子的她已經不再方便跟著我進男廁所了。於是我將她帶到女廁所門口,叫她自己進去,同時告訴她我會一直站在門口等她,不論發生甚麼事我都不會離開。沒想到她進去不到一分鐘我就聽見廁所裡面傳出一聲大叫,然後她淚眼汪汪的衝了出來,而且抓住我就跑。等我跟她跑了一段路之後才有空問她到底出了甚麼事;原來她從來沒有自己一個人進過公廁,進去之後只見所有的門全是關著的,不知道那就表示裡面已經有人了,所以她就想由門下面爬進去,而坐在裡面的那個太太卻怎麼也沒想到會有人由下面鑽進來,一時驚慌就大叫出來;而薇薇也不知道裡面已經坐著一個人,再加上那聲慘叫著實讓她嚇了一跳,所以趕緊轉身又爬了出來。

現在事隔多年,我們常拿著這當笑話來說,但又有幾人能體會到我當時的心情呢。

為了怕不正常的家庭關係會影響到兩個女兒的心理健康,我從來不在她倆前面指責她們母親的不是,相反的我經常讓她們有相處的機會,希望她們能像一般孩子可以有正常的母愛。然而她們幼小的心靈中到底還是受到了這不正常家庭的影響,而對事情的看法有所偏差。

那次是我們去舊金山的漁人碼頭玩,在一家商店裡,小女兒蕾蕾看上了一套磁狗。那是一隻公狗帶著一隻母狗及兩隻小狗的磁器,看著她如此的喜愛,我就將它們買了下來送給她。她很興奮的將它們放在她的床前。有一天我在客廳裡聽見她向她的朋友介紹她的新玩物時,我才發現她的心靈已經被這不正常的家庭所影響了,因為一般人看到的是一對狗爸爸和狗媽媽帶著兩隻小狗,她卻指著那隻公狗向她的朋友說那是爺爺,那隻母狗她看成了爸爸,大一點的小狗是姊姊,小一點的那隻狗是她自己。我聽了之後心中真是難過的不得了,因為我還一直很天真的認為這破碎的家庭不會對她倆造成太大的影響。

單親生活的最高潮發生在幾年前的母親節;那天女兒學校有一個為母親舉辦的活動,我和一大群家長們坐在台下看著孩子們在台上表演。其中有個節目是由每班派出一個學生上台去朗頌他們自己所寫的有關母親的文章,當薇薇走上講台時,我真是吃了一驚,她並沒有告訴我她要上台,我猜想她大概是怕我難過所以沒先告訴我。但是她一開口我就知道我錯了,因為她竟然說的是:「我的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走了,所以今天我要說的是我的爸爸...」當時我先是一愣,然後喉頭就像是讓甚麼東西噎住了的似的,聽著她的聲音,許多前塵往事重現心頭,多少“單親”的辛酸全在她的朗頌聲中化為灰燼。那天當她下台的時候我已是激動的淚流滿面,泣不成聲了。

如今兩個女兒都已自大學畢業。撫養他們長大的日子雖然有過不少困難,但是我卻很珍惜那段我們共同走過的時光,因為它使我們父女之間產成了一種比平常家庭中更深的一層感情。

1 comment:

  1. It's touching to a mother hening Father listening to Daughter's public addressing.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