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1, 2010

第一位被中共在空中擊落的國府空軍飛行員

中共建國,兩岸分治,匆匆已超過一甲子,在這六十年間的前二十年,國共雙方劍拔弩張,隨時都有兵戎相見的可能。在這種情況下台灣海峽就成為美俄雙方的武器試驗場所,兩岸對峙的軍人就在雙方主政者的明爭及美俄軍方暗鬥的情況下,不斷的以鮮血寫下那段期間的歷史。
當中共一九四九年十月建國之初,蘇聯的第一代噴射戰鬥機 — 米格十五 — 也開始進入蘇聯空軍服役,但是因為當時蘇聯並沒有任何敵人,所以沒有一個實戰場地可以驗證那型飛機的空戰性能,而國共雙方的戰,卻給了蘇聯一個極佳的藉口將那型飛機送到中國。
一九五零年初第一批米格十五秘密抵達中國,並在三月底進駐上海,而那時國民政府的空軍卻沒有任何這方面的情報。因此當年四月一日四大隊的二十二中隊還像往常一樣在隊長李長泰少校的率領下,由嘉義進駐舟山群島的定海空軍基地。
李長泰少校是一個實戰經驗相當豐富的飛行員,抗戰期間曾創下擊落日機四架的紀錄。他也是一位身先士卒的領導者,在進駐任何地方之初他都是第一個出任務的人,因為他覺得身為隊長一定要先將敵我的態勢先弄清楚,才能有效的領導。所以他在抵達定海的第二天就帶著王寶翔上尉由定海機場起飛,去執行一個對乍浦附近的偵巡任務。在他們看來這將是一個相當簡單的任務,因為在前幾次駐防期間,大家對舟山附近的環境及敵情已經相當瞭解。
當天,那兩架飛機都沒有回來。
中隊長李長泰在嘉興附近被敵機擊落,王寶翔上尉被擊傷後勉強支撐著飛到杭州灣在海軍太昭艦附近跳傘獲救。
王寶翔上尉回到定海機場後,在任務歸詢時表示:他們那兩架飛機在嘉興附近正對地面的一列軍車攻擊時,冷不防一陣曵光彈由上而下在飛機四周飛梭而過,王寶翔先是見到李長泰飛機的左翼中彈,然後左翼在一陣油霧中斷落飛,飛機在左翼折斷後立刻向右滾轉撞地爆成一團火焰,王寶翔在驚愕中趕緊向四周看,在他尚未發現任何敵機之際他就聽到自己的飛機也發出了一陣乒乓亂響,並立刻開始劇烈的震動,發動也冒出大量濃煙,他知道自己的飛機也已中彈,所以他只能盡量將飛機保持平飛往外海衝去,幸運的是剛好海軍的太昭艦正在杭州灣附近巡戈,於是他就決定在太昭艦附近跳傘。
國共戰間有不少國軍的飛機被中共擊落,但那些都是被地面砲火擊中而墜毀,這是第一次有國府的飛機被中共的飛機擊落,所以這個事件在當時的空軍總部裡激起了一陣騷動,第二天下午四大隊大隊長張光蘊就由嘉義趕到定海,一來是穩定軍心再來也是想衡量情勢決定對策。
由王寶翔所提供的資料顯示他們是被共軍的一種快速飛機所擊落,為了確定中共已有飛機在上海附近活動,張大隊長決定率領十二架飛機前往上海做一次威力搜索,看看到底共黨有些什麼飛機在那裡進駐。
那十二架飛機的人員的如下:
總領隊:大隊長張光蘊中校,2號機王孟書中尉,3號機李叔元上尉,4號機梁登榜中尉。
第二編隊領隊:副大隊長王延齡少校,2號機郭鳳林中尉,3號機陳畫世上尉,4號機王清華中尉。
第三編隊領隊:22中隊長代理中隊長孟鳴歧上尉,2號機楊濟華中尉,3號機陳齡上尉,4號機但功浙中尉。
四月八日上午,張大隊長率領著那十二架飛機由定海起飛向上海飛去。在剛進入上海市區上空時,第三分隊的三號機陳齡上尉(四十年後升任國軍參謀總長)就發現江灣機場有幾架後掠翼的飛機正在起飛,他立刻用無線電向長機報告,張光蘊大隊長見到目標之後馬上帶著他那編隊的四架飛機對著江灣機場俯衝下去,野馬機以三百多哩的空速由高空俯衝而下,照理該可以追上大部分的螺旋槳式飛機,但是那天他們由高空俯衝下來之後,卻根本無法追上那幾架起飛後向西逃逸的飛機。張光蘊中校發現追不上前面的飛機後,領著編隊在六千呎改平,然後圍著江灣機場,大場機場及龍華機場繞了幾圈,希望能發現一些停在地面的敵機。然而空中及地面都沒有再發現任何敵機的蹤影,大隊長只得失望的率隊返航。
那次任務雖然沒有與敵機遭遇,但是他們卻發現了中共已有噴射機的事實,然而參謀本部的高層們卻還是有些半信半疑,於是空軍總部下命第十二偵察中隊派兩架P-38型偵察機於四月十日上午對上海的幾個機場進行空中偵照。
偵察中隊的剛葆樸上尉及劉新民上尉兩人所拍攝的照片,證實了大場機場上已經駐有蘇聯的新式米格十五噴射戰鬥機。
這個發現震驚了參謀本部,在此後的兩個星期參謀本部與空軍總部一直在討論著該如何應付這個新的威脅,最後決定出動八大隊的B-24重轟炸機,在共軍的噴射機沒有正式用來對我方攻擊之前,將它們在機場徹底摧毀。
八大隊所作出的任務計劃是以兩架B-24重轟炸機在日落後出發,以15分鐘間隔進入江灣機場進行轟炸,為了慎重起見,八大隊大隊長李肇華中校親自擔任長機機長領隊出發。這兩架飛機在511日下午七點由新竹起飛,在完全無線電靜默下以海上低空對著上海前進,沒想到該是一個出其不意的奇襲任務,竟然被共軍事先得到情報,李肇華的那架B-24在進入上海市區前就發現整個上海已實施燈火管制,證明共軍已在等待那兩架轟炸機的前來,這種情形下本可放棄任務避免無謂犧牲,但是李大隊長卻無畏本身的安危,繼續前進,只是臨時改變航路由崇明島方向進入長江然後再由上海市西北方面進入,然而那架飛機在剛進入上海市區上空時,就被地面的探照燈鎖住,笨重的轟炸機究竟不過密集的對空砲火,那架飛機被一顆砲彈直接擊中,化成一團烈火墜落在上海市區。僚機在飛抵長江口時正好看見長機被擊落,在知道事不可為的情形下僚機將炸彈在海上除,調頭返航。
八大隊大隊長殉國之後五天,政府宣佈將主動放棄舟山群島,所有守軍陸續在一個月間撤退來台,空軍的部隊也在掩護陸、海軍撤退後撤回台灣。
李長泰少校的犧牲,雖然日後證實是被蘇聯的La-11所擊落,但是因為他的被擊落,而發現了中共已有了米格十五的事實。在他殉國九年之後,美軍為了噴射機空戰而研發出來的響尾蛇飛彈,則是首先交給國府空軍,在一九五八年的八二三砲戰期間,讓一群中共飛行員的血肉之軀,驗證了響尾蛇飛彈的準確性!
在國共雙方各自慶祝空戰勝利的當兒,有沒有人去想過那被擊落的飛機裡都是坐著與我們同文同種的炎黃子孫?

12 comments:

  1. 夢想列車已經開啟,快來趕上這班列車
    90天免費網路創業在家工作試用!
    http://sn.im/hyeandy
    祝~天天都是有美好的一天˙快樂與您同在

    ReplyDelete
  2. 蘇聯La-11擊落國軍P-51D http://gkjlai.pixnet.net/blog/post/360282662

    ReplyDelete
  3. https://books.google.com/books?id=4XdF5K-Gd2cC&lpg=PA11&ots=kezh3bjA7K&dq=Soviet%20MiG-15%20Shanghai&pg=PA12#v=onepage&q=Soviet%20MiG-15%20Shanghai&f=false

    ReplyDelete
  4. 據 Warren E. Thompson & David R. McLaren 之 MIG ALLEY - SABRES VS. MIGS GVER KOREA 頁 173 顯示:1952 年 12 月 5 日, 序號 51-2906之 F-86F-1-NA,由一 國府交换飛行員 (Exchange Pilot) 飛此原屬39th Fighter Interceptor Squadron (FIS) Pilot McKenzie 座機, 與中共第九旅第三團米格十五交鋒擊落被俘, 在戰俘營監禁至 1955 年戰俘交換獲釋。這位國府飛行員可能是第一位被中共在空中擊落的國府空軍飛行員。 諸位可有該 國府交换飛行員的資料?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沒有聽過這件事,我會去查一下。

      Delete
    2. 空軍中無此資料,當時第一批換裝噴射機的那些人也沒聽過此事,再說當時美國極力不想讓國府參與韓戰,免得將戰事擴大,所以連老蔣建議派兵參戰都不同意,所以我想這個資料大概不正確。

      Delete
    3. 另一本Red Devils over the Yalu:A Chronicle of Soviet Aerial Operations in the Korean War 1950-53有提到,被擊落的駕駛是 Major Andrew Robert MacKenzie of the Royal Canadian Air Force,不是我們的人。

      Delete
  5. "在國共雙方各自慶祝空戰勝利的當兒,有沒有人去想過那被擊落的飛機裡都是坐著與我們同文同種的炎黃子孫?"
    最後這段有點靠北,打仗必有傷亡,空戰一架飛機掉下去,少則損失一人,多則十多人,而陸軍一場戰役,死傷則是數千人,數萬人。不都是人嗎?

    ReplyDelete
    Replies
    1. 本文所討論的是空戰與空軍,陸軍並不在論述的範圍內,所以沒有論及,當然您所說的沒錯,陸軍在一場戰役之後,傷亡人數絕對比空戰要多,而更重要的則是那些在內戰中犧牲的人,不管是國軍或是共軍,他們都是「中國人」!

      Delete
  6. 非常同意王大哥, 網路留言 請勿用情緒性字眼

    ReplyDelete
  7. 民国三十九年新竹第八大隊中校大隊长李肇華 空官六期畢業 山东泰安人 是空军第一帥哥才子 空军參謀大学第一期及國防研究院第一期及美军轟炸机專科航校畢業 八大隊原駐防上海大場空军基地 李大隊长非常熟悉 个人正派勇敢 大隊長是身先示卒 这是今天已经找不到的 殉国后 政府所发撫䘏金不足为刚刚出生的小女兒 小不奌 購買奶粉钱 后来由当时空军總部參謀長刘囯運 刘兆玄父亲 將全部手头的办公费捐出 国家窮困 没人抱怨

    ReplyDelete
  8. 張律師
    在您說的那個年代,國家非常困頓,那時候老蔣想去菲律賓訪問,國家連5000美元的外匯存底都沒有,甚至押上台灣鳳梨香蕉全年的收入給日本,才借到了5000美元的外匯讓老蔣去訪問菲律賓。後來到了我們這一年代,國家的經濟慢慢好轉了,飛行員的殉職,如因演訓殉職,給遺眷的撫卹是該飛行員當時全部的薪水含飛加,撫卹15年,如因戰訓殉職則撫卹20年,如果兒女還在就學,則撫卹至學業完成。立楨寫飛行員的故事很到位,寫得很好,那時候去通知遺眷的噩耗是一件很痛苦的事,那隻按門鈴的手真是像千金重啊!因為我們知道我們要面對的下一刻是無法承受的重,有的哭到嘶聲力竭,有的癱軟在地,我除了陪著哭以外,此時都不知道還能做甚麼??這時只有把撫卹辦好,這也很難弭補人家喪失親人之痛。我有個徒弟也是因戰訓殉職,他的衣冠塚葬在碧潭公墓,有一次我去看他,我告訴他,你的夫人已經把你的兒子養大出國留學拿了雙學位回國,現在國內某銀行擔任小主管,您也該可以安心了。當我轉身想離去時,後面傳來一聲;宋爸!!我回頭一看原來是我徒弟的兒子,我問他怎的也來了??他說;我出生45天我爸就殉職了,他一定很想看看我長大的樣子,所以我每2周就會來陪我爸聊聊天。聞之令人辛酸,我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說;你們父子倆是應該好好聊聊。我立即轉過身,因為我鼻子也酸了眼淚也想奪眶而出,我離開時也不敢回頭看那悲傷的情境。到今天還有人藉轉型正義罵我們米蟲?汙名抹黑我們,當年我們是扛著火箭飛彈巡弋在台海上空,甚至....我們才是真正的愛台灣,現在的國家社會已失去了真正的公平正義了。令人感傷啊!!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