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6, 2014

一支舊錶

老頭在收拾書房時,看到了在書桌抽屜最裡邊的一支手錶。那是一支日本製的SEIKO,是一支遠在石英錶之前的自動化機械錶。老頭拿起來,輕輕的搖了搖,秒針竟然又開始走動。 看著那平穩運轉的秒針,老頭的思緒一下子就又回到了四十多年前他拿到那支手錶的一幕... 
天空下著濛濛的細雨,西門町的霓虹燈像是裹了另一層光圈似的在雨中閃著,男孩站在中山堂後面的公共汽車站的候車亭下,焦急的看著每一部進站的公車,希望能見到她的身影。她的學校離西門町不遠,有幾路公車都可以到,所以男孩不知道她會搭哪一路公車來。 一部零南進站了,男孩一眼就見到了站在車門旁邊的她,於是他快速的迎了上去。女孩一下車,見到站在車旁的男孩,臉上立刻綻出了一朵微笑,看著男孩伸出來的手,她也伸出了手,但是突然意識到車上還有其他的人,於是靦腆的將伸出的手,繼續向上,撸了撸頭髮。男孩看在眼裡,也笑了笑,將伸出的手收回。在那個年代,高中男女生是不可以公開交往的,即使在那之前,他已經吻過了她,但是在公共場合下,她仍然不習慣與他親熱的拉手。 男孩打開雨傘,女孩將書包換到右肩,走進雨傘之下,兩人靠的近了些。 
「今天不去補習,有關係嗎?」男孩問。 
「只要我在九點補習班下課的時候趕到補習班,老宋接到我就沒有關係。」女孩笑著說。老宋是女孩家的司機,每天晚上會到補習班去接女孩回家。 已經唸高三的女孩,雖然知道聯考就在幾個月之後,但是因為他知道當天晚上將是他倆在男孩出國前的最後一次約會,所以決定逃課。 
兩人在雨中撐著傘往萬國戲院的方向走去,一條龍是他們經常光顧的餐廳,在男孩出國的前夕,他們更是想在那裡留下更多的回憶。 在過馬路的時候,男孩輕輕的將手摟上女孩的腰,女孩抖了一下,沒有拒絕。 在一條龍裡,他如往常的點了鍋貼及炸醬麵,只是女孩臨時多加了一盤滷味。男孩以疑惑的眼光看了看女孩,以前他曾經想點過滷味,但是女孩說她不喜歡,所以他就從來沒再點過。 
「今天算是給你餞行,所以點一個你喜歡吃的。況且,今天以後你大概會有好一陣子吃不到這樣的滷味了。」女孩又笑了笑的說著。 
「今天以後,我會有好一陣子見不到妳了。」男孩深情的看著女孩說。 
「我買了一個東西送你,你以後看到它就會想到我。」女孩說著,由書包裡拿出了個藍色的小盒子,上面還綁了個藍色的絲帶。 男孩看著那盒子,遲疑著不敢去接,他看得出來那該是個相當貴重的禮物。
「給你啊,怎麼不拿啊!」 男孩接過那個盒子,將絲帶拉開,將盒子打開。裡面是一支SEIKO手錶。 
「哇,這麼貴重的禮物...」男孩從來沒有名牌手錶,他手上的那支錶是他初中時他父親給他買的一支雜牌錶,已經帶了五、六年了。 
「就是要貴重,你才會珍惜,而且...」女孩家中相當富有,所以買得起那個名牌手錶。 
「而且什麼?」
「送你錶的意思是要你時時的想著我...」女孩羞澀的說著。 
「我會的,我會的,我會天天寫信給你。」男孩說著伸出手,抓住女孩的手,女孩看了看旁邊的人,試著將手抽回,但是男孩卻沒有放手的意思。 
「四年該過的很快,你大學畢業後馬上來,我會在舊金山等妳。」男孩輕輕的撫摸的女孩的手說著。 女孩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第二天一大早,男孩隨著當外交官的父親搭機離開台灣,那是他十七歲生日的前三天,即將被管制出國的年齡。 男孩到了美國之後,先在舊金山附近的一所高中就讀,初來時對新環境的不適應及語文的困擾,使男孩相當頹喪,每天生活在思鄉的情懷中,他真是每天一有空就寫信給女孩,傾訴對她的思念。 
一年後男孩進入了一所在東岸的大學,繁重的課業及課餘的打工,忙的讓他透不過氣來,但是他還是盡量找時間寫信給女孩,告訴她在他生活周遭的一切。 女孩那時也進入了一所在台灣中部的大學,台灣的大學生生活是多采多姿的,有參加不完的舞會及數不清的課外活動。在這種浪漫的環境下,女孩一開始還會找機會寫信給男孩,但是,太多的活動讓她寫信的頻率漸漸變少。 男孩開始覺得女孩的信變少了,信的內容也開始變淡,但是遠在天邊的他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只有將所有的希望寄託於每天一封的航空郵簡上。 
女孩大學畢業那天,男孩帶著戒指由美國飛回台灣,他沒有通知女孩,是想給她一個驚喜。沒想到在大學校園裡,女孩攙著另一個男孩的身影,卻讓他大吃一驚。 男孩沒有上去打招呼,他傷心的飛回美國,回到美國的家之後,他將那個手錶脫下,放在書桌的最角落,就像他想將那段感情放在腦海的最深處。 
後來,男孩結了婚,有了孩子,也搬了多少次家,但是他始終沒有將那支手錶拋去。漸漸的,那段感情真的在他腦海中開始淡去,他也不再記得抽屜裡的那支錶。 直到今天,男孩已變成老頭,在預備搬進退休之家之前,整理書房之際,那支手錶才再見天日,老頭撫摸著那光滑的錶面,女孩的身影又再度在老頭心中出現。 只是錶還在,女孩今天在哪裡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