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 2015

第一位殉職的黑貓

民國五十年的一個初春夜晚,桃園空軍基地的落地航線上有一架黑色的飛機正在下滑,當那架飛機落在跑道上之後,引擎的聲音立刻開始以高頻加速,飛機也開始重新爬高,內行人一看就知道那架飛機正在練習「落地重飛」的課目,那是一個相當基本的飛行課目,只是那天就在飛機剛爬到一百多呎的高度時,飛機的左翼開始下垂,而且是大幅度的下垂,坐在跑道頭通訊車裡的王太佑看著那迅速下垂的紅燈知道那架飛機遇上大麻煩了,他按下麥克風的按鈕正要提醒那位飛行員蹬右舵來改正時,那架飛機已經墜落在跑道旁,一陣橘紅色的火焰吞噬了那架飛機,一個茁壯的生命也隨著那團火焰而灰飛湮滅! 
那架飛機的飛行員是黑貓中隊的郄耀華少校,他那晚所駕駛的飛機是在最近幾年被人傳頌多時的U2高空偵察機,只是在他殉職的時候,U2還屬於最高國家機密,不要說一般國人,就連空軍本身知道那種飛機的也沒幾個人,所以為了保密,當時空軍極為低調的處理了這第一位為國犧牲的黑貓隊員後事。
在郄耀華殉職後近半個世紀的今天,黑貓中隊的秘密已經完全公開,坊間對於這個中隊的許多內幕都有詳細的報導,但是在提到殉難的黑貓時,對於郄耀華的報導卻不多,因此在他殉國五十餘年後的今天,我想在此簡單的將他的事蹟介紹給國人。
首先,目前一些書籍雜誌在提到郄耀華的時候,往往將他的姓寫成「郗」,其實這是不對的,我想這是因為「郄」(音『係』)字不是常用字,所以不熟悉的人往往就寫成「郗」(音『吃』),而時間久了之後,大家就真的以為他是姓『郗』了,這種錯誤是對烈士相當的不敬。
郄耀華是民國十五年十一月三日生於河北平山,父親也是軍人,民國二十九年抗戰期間郄耀華考入空軍幼年學校第一期,據他當時的同學表示他是相當豪爽,並不拘小節的人,那時幼校的學生零用錢有限,但是他在同學有需要的時候,會毫不遲疑的將他的零花錢拿出來救急。民國三十四年他幼校畢業之後,進入空軍官校二十六期接受飛行訓練,他是那種很有飛行天分的人,任何飛行課目只要教官示範一遍,他就可以很快的依樣畫葫蘆般的重複一遍,所以畢業之後,空軍就把他留在學校當教官,希望他能將他的技術傳授給後期的學弟們。
軍人是以服從為天職,所以儘管他的願望是進入戰鬥部隊作為一位可以直接殺敵致果的戰鬥機飛行員,他還是留在官校當了幾年的教官,但是在那段期間他還是一直在想辦法調到戰鬥部隊。
在官校當教官的時候,他與岡山空小的吳琇臨老師成婚,並在次年生下獨子羅理,那時軍人待遇不好,他除了本身家庭之外,還要負擔他母親及妹妹的生活費用,所以那時他的經濟壓力很大,但是即使如此,他對於有求於他的軍中同袍,仍是盡可能的接濟。
民國四十二年空軍開始換裝噴射機,急需一批飛行技術優良的年輕飛行員,郄耀華就在那時達成了他的宿願,他被遴選入空軍第一大隊,成為空軍第一批接收F-84G噴射戰鬥機的飛行員之一。
在民國四十年代初期,台灣海峽上空是硝煙不斷,國共雙方經常的在大陸沿海各地發生爭戰,那段期間郄耀華幾乎是無役不從,其中較為重要的幾次戰役是民國四十四年一月轟炸廈門之役,及當年十二月間轟炸虎頭山之役。
民國四十八年,空軍總部遴選飛行軍官赴美接受U2高空偵察機訓練,郄耀華又以優異的飛行技術入選,他在當年三月隨同華錫鈞、王太佑、許仲葵、楊世駒及陳懷等六人前往美國勞夫林空軍基地受訓。
中華民國空軍的U2部隊,俗稱黑貓中隊,於民國四十九年十一月在桃園成軍,但在尚未對大陸進行偵照之前,郄耀華少校就在民國五十年三月十九日的夜間訓練任務時,失事為國捐軀。
在黑貓中隊短短的十多年的歷史中,郄耀華是第一個殉難者,他雖然沒能在黑貓的戰史上對國家做出更多的貢獻,但是他卻代表了那一代軍人對國家的忠心,他深知高空偵察機飛行員所面對的危險,他也知道他對家庭的責任,但是他像當時他所有的同袍們一樣,坦然的面對挑戰,不幸的,他在執行任務時失去了生命,然而他及一大群像他一樣為國捐軀的飛行員們對國家的付出,卻奠定了台灣在那段風雨飄搖期間安定的基礎,也鞏固了日後台灣經濟發展的環境。
現在,每天清晨仍會有一架飛機由桃園起飛後飛往大陸,
但那並不是高空偵察機,而是定期的民航班機,在這種時空下想起那些犧牲的黑貓們,竟有不勝欷噓之感。 
郄耀華郄耀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