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4, 2015

爸爸烤的蛋糕

做為一個單親爸爸,實在有許多想不到的問題。
1982年,薇薇經常在由學校回家之後,告訴我他同學的媽媽在他們放學之後都會替他們烤個蛋糕,她雖然沒有明,但是我可以感覺到她心裡對這件事的渴望,其實我也知道她所嚮往的也許並不是那個蛋糕,而是那種屬於母女之間的互動。
為了彌補她與她妹妹這種沒有母親在身邊的遺憾,我決定父兼母職的也替她們去烤一個蛋糕。
要烤蛋糕先要有食譜,我找了一個相當會烹飪的同事太太,向她要一份烤蛋糕的食譜。
她先問我要烤甚麼樣的蛋糕?這把我問倒了,蛋糕就是蛋糕唄,難道還有幾種不同的蛋糕?於是我就:「隨便哪種蛋糕都可以。」
不知她是故意整我,還是她手邊剛好只有一份「起士蛋糕」(Cheese Cake)的食譜,她就給了我一份起士蛋糕的食譜。
不知您相不相信,在那之前我不但沒有吃過起士蛋糕,就連聽都沒聽過(在五零年代台灣長大的孩子們,大概沒有幾個在小時候聽過這種蛋糕,而到美國之後,做為一個窮留學生,唯一吃過的點心就是Reese的巧克力包花生醬),所以我認為起士蛋糕就是蛋糕裡加上起士而已!
有了食譜之後,我就到超市去買材料,就是那時我才警覺到這個蛋糕大概與普通蛋糕不同,因為那個食譜上沒有麵粉,我在超市裡找了一位太太,將我的食譜給她看了看,並問她那個食譜上的材料是否齊全?那位太太看了之後告訴我那個食譜是一位叫甚麼Child的很有名的烹飪家所寫的,所以我不必擔心,所需要的材料都在食譜上。
於是,我就買了材料,並照著食譜一步一步的去做那個「起士蛋糕」,在這過程中我發現做蛋糕其實不難,而兩個小丫頭在旁邊看著爸爸圍著圍裙替她們烤蛋糕,也是相當的興奮,我們在歡樂中將那個蛋糕做好,並送進烤箱。
一個多鐘頭之後,當我將那個蛋糕由烤箱中取出來時,我的心一下子就沈了下去,這個蛋糕怎麼沒有像一般蛋糕一樣「發」起來?我哪裡做錯了?
我把哪個食譜再看了一遍,覺得並沒有漏掉任何一個步驟,或少放任何一項材料,但是這個蛋糕怎麼是這個德行?
當時還有另外一個麻煩,食譜上蛋糕由烤箱裡取出來之後,要先「冷」五個鐘頭才可食用,可是兩個小丫頭已經等不及了,拿著叉子迫不及待要這個爸爸烤的蛋糕。
於是,我讓她們先挖一小塊來嚐嚐,然後,我也挖了一塊來一口,因為我們都沒吃過「起士蛋糕」,所以根本不知道那種蛋糕該是甚麼味道,但是我們都覺得那個蛋糕味道不錯。
結果,我們一會兒一口,一會兒一口的,不到兩個鐘頭那個蛋糕就被我們完了!
第二個星期,我到超市裡去買一個冷凍的起士蛋糕,兩個女兒吃了之後,都覺得沒有我們自己做的好吃。
當然,有甚麼蛋糕比得上爸爸的愛心蛋糕呢?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