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9, 2015

靈異事件 - 墓碑的故事

在這之前,我對於亡者「託夢」一事,總認為是怪力亂神,但是沒想到有一天這件事卻發生在我身上!


去年年初我回國時,我像往常一樣,找了一個下午到空軍公墓去祭拜那些為國犧牲的空軍將士們。那天陪我一同去的是空軍退役中校游重山,他在擔任空軍駐舊金山灣區聯絡官時,我們成了好朋友。
在夕陽的斜照下,我們走在那一排排的黃土墳間,看著那漆色已經剝落的墓碑,想著每塊墓碑後面的揪心故事,心情竟不自覺的沈重起來。
重山所熟悉的僅是他期別前後的那些同學,學長及學弟們,對於在四、五○年代(1950s 到1960s),於臺海上空為捍衛這塊土地而犧牲的先烈們,他卻是非常的陌生,所以我就充當了臨時導引員,將那些烈士們的事蹟,告訴重山。
當我們走到顧正華烈士的墳前時,我正要告訴重山顧烈士是在民國51年3月3日劉承司投誠那天失事殉職時,我發現那塊墓碑上竟然將他的殉國日期寫成51年1月9日,那時我幾乎不敢相信當局竟然擺了這麼個烏龍。於是我就用手機將那塊墓碑照下來,並在當晚寫了一封短訊給當時的空軍政戰部主任劉守仁將軍,並將那張相片傳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收到了劉將軍的回郵,他告訴我他已查明那塊墓碑確實是寫錯了,他並表示他已交代有關部門去做必要的修改。
在我返美之前,我再度前往碧潭時,發現墓碑已經更改,於是我又寫信給劉將軍,對空軍這種負責並立即處理的態度,表示感謝。
那時,我認為那件事已經落幕,沒想到幾個星期之後,那件事竟然有了驚人的後續發展。
那是在我回到美國之後的一天夜裡,我做了一個夢。夢裡有五、六位身穿六十年代空軍便服的軍人,及幾位穿著橘紅色飛行衣的飛行員來找我,為首的那位在與我握手,並告訴我他的名字時,我還知道他是誰。在夢中那人對我說他們幾人有事想請我幫忙,當時我表示只要我能做到,我很樂意幫忙。
「我們幾個人的門板錯了,想請您替我們改一下。」那人說。
我當時聽了之後,真有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的感覺,「門板錯了?」什麼是門板?
「就是您上次替小顧改的那個。」那人見我似乎不知道什麼是「門板」,就提醒了我一下。
可是,在夢中一時之間,我竟然想不起來誰是小顧。
然而,就在我想問誰是小顧時,我突然間意識過來,小顧該就是「顧正華」!而站在我面前的該是一群與顧正華一樣為國犧牲的魂魄!夢到這裡,我猛然的由夢中驚醒,額頭上沁出幾粒汗珠。
因為宗教信仰的關係,以前聽到這類亡者託夢的事時,總是歸諸於怪力亂神,但是那天夢醒之後,我卻知道那絕不是一個普通的夢,而真是有人來找我幫忙了,只是,就在驚醒的那一剎那,我竟然將那人名字忘記了,而且是怎麼都想不起來了。
老伴是信奉佛教,她對這類事情是堅信不疑的,所以當我將這起「託夢事件」向老伴說了之後,她先是抱怨我怎麼能將那麼重要的名字給忘了,然後她表示我在下次返國的時候,一定要到碧潭去將這件事辦妥,以忠「人」之託。
這次回國與空軍朋友們聚餐時,我將這件事向他們報告,並告訴大家這次我去碧潭時,將要仔細的去讀那些墓碑,看看能否找到那幾個「有誤」的門板!那幾位空軍朋友除了感到驚奇之外,六聯隊兩位退休的軍官,彭憲倉及蘇如麒更是就決定要陪我去碧潭走這一趟。
7月6日下午,當我們三人抵達碧潭空軍公墓時,發現墓園的鐵門竟是關著的,看著我失望的表情,憲倉叫我不要擔心,他可以想辦法,結果真是在他打了幾個電話連絡之後,有一位士官長前來替我們開門,而當那位士官長在知道我此行的目的時,竟表示願意全程陪同我們,並作記錄,因為前一次顧正華烈士的墓碑就是他所修改的。
碧潭空軍公墓裡一共有一千多個墳,即使走馬看花似的將那些墳走完,也要幾個鐘頭,何況還要仔細的去讀那些碑文,再加上那天天氣非常的悶熱,所以沒走幾排我就已經汗流夾背,但是為了那些前來託夢的魂魄,我真是咬緊了牙關,頂著烈日,一個墳一個墳的讀著過去。
在經過一個墳時,碑文上的姓名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我突然想起來,那就是在夢裡要我幫忙的那位,我將他的墓碑仔細看了一遍,結果還真是有著相當明顯的錯誤,因為他的畢業期別寫錯了。我在那個墳前鞠了個躬,並默默的在心中向他表示,我會替他將這件事辦妥,請他安心。
後來,我又發現了十七、八個錯誤的「門板」,其中有官校畢業期別的錯誤,殉職日期的錯誤,官階的錯誤,最離譜的還有一位的姓名都寫錯了。
那天,回家之後,我心中真是相當的激動,因為我想到那些烈士們的英靈,在發現自己的墓碑上有著不正確的資訊之後,會來找我替他們來解決問題,實在是一件相當詭異的事,而我竟能在一千多個墳中找出那幾個錯誤的墓碑,則更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對於那些英靈,我衷心的希望他們能就此安息,不要再被這些塵世的人為錯誤而煩心,我已將那些錯誤的資訊記錄下來,並交給當局,希望在下次回國的時候能看到那些錯誤已經改正,以慰烈士們的在天之靈。



7 comments:

  1. As a soldier, I have give you a salute. Thank you Sir!

    ReplyDelete
  2. What a particular dream is! It's hard to tell the spiritual space, but you really do something graceful for those ROCAF martyrs.

    ReplyDelete
  3. 是耶?非耶?『是耶?非耶?立而望之,偏何姍姍其來遲!』
    這些英靈有了你慰藉,倒也不枉此生!
    你的艷陽下汗流浹背,大家感同身受!
    難得你居然記得烈士們的生年逝月,職稱期別,那更令人感佩!

    ReplyDelete
  4. 忠魂英靈有知音,

    足以慰藉烈士心 !

    ReplyDelete
  5. 好感動喔
    這樣他們終於可以長眠了

    ReplyDelete
  6. To salute to these fallen heroes with my whole respect. May they rest in peace forever.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