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8, 2015

任祖謀海峽陣亡



1958年(民國47年)初夏,根據國府國防部所獲得的情報顯示:中共駐在蚌埠第十一攻擊師的一個團在5月間已完成伊留申二十八(IL-28)輕轟炸機的換裝,同時原來駐在寧波的第十七戰鬥機團的也於5月間進駐路橋基地。7月初由監聽站所得到的情報中也發現在鞍山,瀋陽,徐州,旅大,南昌,新城,平潭墟及廣州等地間的空運機活動有顯著的增加,7月7日更發現原駐旅大的海軍航空隊第2師的四十架伊留申二十八已進駐上海。在這種情況下國府國防部判斷短期間內台灣海峽上一定會發生重大衝突,因此除了在7月14日宣佈所有軍職人員停止一切休假外,更開始將台灣本島與外島的兵力作重新的調整,其中對空軍的戰力部署有下列的安排:
·       加強對大陸沿海各敵軍基地的空中偵照:福州,龍田,惠安,沙堤等機場每天偵照兩次,龍溪及澄海兩機場視情況每周偵照一次。
·       1,2,3,4,5聯隊各派機四架擔任五分鐘防空待命。
·       1,4聯隊各派機四架擔任掛彈十五分鐘防空兼出擊待命。
·       2,3,5聯隊各派機四架擔任十五分鐘防空待命。
·       1,2,3,4,5聯隊各派機四架擔任三十分鐘防空待命。
·       拂曉至終昏經常以四架F-86F擔任基隆與後龍間之巡邏。於拂曉,正午及終昏之重點時間另派四架F-84G在同一地區內擔任巡邏與警戒任務。
·       拂曉與0700間,1200 – 13301800與終昏間,在馬公南北各三十浬地區內以四架F-86F經常擔任巡邏與警戒任務。另在0700 – 12001330 – 1800間各派F-84G擔任巡邏與警戒任務。
·       巡邏飛機於通過海峽中線後,最近機場之警戒狀況必須提昇至三分鐘飛機座艙待命。
·       所有作戰飛機必須在落地之後九十分鐘內完成作戰整備。
·       部隊基本訓練必須協同作戰司令部辦理,在空訓練飛機應隨時準備進入作戰狀態。
那時國府空軍中所有的尉級飛行軍官都是政府撤退到台灣之後才由空軍官校畢業的,因此除了極少數的人有過與敵機實際交手的經驗外,大多數飛行員的空中纏鬥經驗都是僅限於和友機的空中對抗,但是在每個月三十小時的實際空中訓練下,那些飛行員們都練的一身的好武藝,個個都磨拳擦掌的期待著能真有和敵機一較高低的機會,但是再好的武藝也不見得躲的過偷襲的暗箭…….
海峽巡邏
當年729日中午1050分,空軍第1大隊的四架F-84G正在台南空軍基地36號跑道頭待命起飛,他們的任務是執行金門與汕頭附近的偵巡任務。擔任長機的是劉景泉少校,他曾在空軍炸射比賽中得過空靶冠軍,也曾在1956414日擊落過一架MiG15型敵機,是空軍中相當傑出的人才,擔任二號機的是從海軍艦艇兵投考空軍官校的任祖謀中尉,三號機是雷虎小組成員中的周林峰上尉,四號機是剛從官校畢業的譚崇禧少尉。他們的飛機雖然是韓戰初期的老式噴射戰鬥機,無論在速度與性能上都無法與中共的MiG17匹敵,但是因為那天的任務只是例行的偵巡任務,中共方面的部署雖然已經使國防部將戰備狀況提昇,然而海峽上空卻還沒有任何狀況發生,所以這組人員在出發時是有相當的信心可以達成那次的任務。
其實海峽上空的平靜只是中共方面故意安排的假像,因為在兩天以前(727)中共空軍的第1團就悄悄的完成了48MiG17對汕頭及連城的進駐,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將對國府空軍的巡邏機群發動一次突擊。而729日那天劉景泉少校所率領的四架巡邏機群就成了中共方面的目標。
軍刀機三分鐘待命
1103分,當那四架F-84G通過海峽中線繼續向汕頭方面前進時,位於馬公的戰管就通知了屏東基地的第3大隊將原本在警戒室擔任五分鐘警戒的四位飛行員提昇至三分鐘座艙待命,因為三分鐘警戒的飛機都是在跑道頭待命,所以每架飛機都在太陽底下被曬的像烤爐一樣熱,尤其是當陽光經過橢圓型的座艙罩聚集後,更是將座艙內的溫度提高到幾乎令人無法容忍得的地步。那天在屏東擔任第一線五分鐘警戒的領隊是目前已經退休在加拿大的祖凌雲將軍,他還記得五十多年前那天在炙熱的燄陽下匆忙跨進座艙時的情形,當時為了爭取時間所以每個人都是跑步衝出警戒室,但是在爬上飛機時大家卻又是非常小心的不要讓自己碰到飛機上高溫的金屬部位,免得被燙出水泡,在坐進座艙後不到幾分鐘每個飛行員就渾身上下的被汗水沁濕了,那種在大太陽下全副武裝的坐在高溫的座艙內等待起飛命令的滋味,沒有親身體驗過的人是很難想像的到的。
在祖凌雲上尉帶著另外三位飛行員跨進座艙待命的同時,遠在汕頭的中共空軍第18師也有四架MiG17在趙德安大隊長的率領下起飛了,他的三位僚機分別是黃振洪,高長吉及張以林。他們四架飛機在起飛之後一直保持五百呎的低空高度在地面雷達的引導下向台灣海峽上空飛去。
當天台灣海峽上空在汕頭一帶的雲層很低,劉景泉所率領的四架F-84G在一萬五千呎的高度向汕頭方面前進時,不但肉眼看不見在雲下的敵機,遠在馬公的戰管雷達也沒發現正在低空向他們接進中的敵機。
1113分四架MiG17在地面雷達的指示下開始爬高,而劉景泉所率領的四架F-84G也在那時到了偵巡任務的最南端  -南澳島  -上空,並開始轉向60度,向金門方向飛去。
突襲!
馬公戰管的管制官在1114分時突然在雷達上發現了幾個光點正快速的向那四架F-84G接進,管制官馬上按下話鈕通知劉景泉的機隊要他們注意附近正有一批不明機正向他們快速的接近中,同時他也下令在屏東擔任跑道頭三分鐘警戒的四架F-86F立刻起飛前往南澳島附近接應可能接敵的那四架F-84G
劉景泉機隊在接到戰管的警告之後,立刻開始四下索敵,很快的二號機任祖謀中尉就發現有兩架敵機正在機隊的後下方爬昇中,他馬上通知長機,劉景泉在知道敵機的方位與動向後立刻帶隊左轉,希望能甩掉正在尾部爬昇中的敵機。
二號機墜海
就在那四架F-84G左轉的時候,任祖謀又發現有另外兩架敵機正在五點鐘方位向他們接近,劉景泉在聽到任祖謀的報告後回頭一看就看到了那兩架MiG17,於是他馬上開始反轉想躲掉這更近的一批敵機。結果沒有想到最早發現的那兩架敵機卻在劉景泉反轉的時候跟了上來,高長吉並從內圈咬住了劉景泉的二號機,在任祖謀中尉還沒來的及反應之前,一排機炮就擊中了他那架F-84G的座艙部位,任祖謀中尉大概當場就被機砲擊中陣亡,因為他沒再發出任何求救的訊息就隨著飛機墜落在南澳島東方五哩的海上。
祖凌雲少校在接到起飛的訊號後,在三分鐘之內就帶著另外三架軍刀機衝進了藍天,然後隨著戰管的指示對著海峽上空那四架F-84G遇襲的地點飛奔而去。那時由無線電中祖凌雲也知道了劉景泉的僚機已經中彈墜海,他心焦如焚的希望能盡快的趕到現場去為他們解圍,因為他知道F-84G根本不是MiG17的對手,越晚到劉景泉他們的情況就會更糟,但是飛機在翼下掛著兩個副油箱的狀況下爬昇,空速根本上不去,更糟的是那天的氣溫偏高,在高溫的情況下飛機的爬昇率會比正常情形下低一些的,在這種情況下祖凌雲向戰管請求在八千呎處改平,直接飛向與F-84G的會合點,希望這樣能先爭取到一些迫切需要的空速。
劉景泉少校在看到僚機中彈落海之後,加強了帶桿的力量想保持在敵機的內圈,但是MiG17的性能比F-84G要好的太多,跟在高長吉左後方的張以林在看著高長吉將那架F-84G擊落後,也跟上了正在右轉中的劉景泉,他由上而下藉著高度與速度上的優勢直接進入了劉景泉的六點鐘方位,在雙方距離接近到五百呎左右時,他按下板機開炮,立刻一串帶著桔紅色火焰的砲彈將劉景泉的右翼擊中,右翼尖油箱當場脫落,砲彈的碎片同時也將座艙擊穿將劉景泉的右腿擊傷。
雷虎戰場顯特技
劉景泉的三號機周林峰上尉見到長機及二號機被敵機攻擊後,顧不得敵機尚在他的有效射程之外,立刻對著敵機開槍,這一招似乎湊了效,因為高長吉及張以林兩人在發現周林峰及譚崇禧兩架飛機也在他們後開始開火之際,立刻向左拉開,這樣暫時的替劉景泉解決了當下的危機,然而整個戰況仍然是對他們極為不利,因為另外兩架由趙德安及黃振洪所飛的MiG-17那時也正由周林峰的右後方向他接近。
周林峰看著在右後方正向他快速接近的敵機,立刻向右壓桿將飛機的雙翼拉成和地面垂直的角度,然後開始猛力的帶桿,這是雷虎小組出名的小轉彎動作,會將飛機在最短的期間內完成對後的180度迴轉,以往在表演時做這項動作時總覺得飛機一下就轉了過來,但是那天在有敵情顧慮的情況下周林峰卻覺得飛機轉的太慢………..
雷虎小組所著重的就是精確飛行,周林峰在判斷飛機即將與MiG17對頭的時候反桿反舵將飛機擺平,那兩架MiG17正好就在他的一點鐘方向向他衝來,在兩批飛機相對速度超過一千浬的情況下,雙方都沒來的及作出任何動作之前兩批飛機就對頭通過了,周林峰在與敵機對頭通過後立刻帶著僚機開始另一個向右的急轉,這回他希望能夠轉到敵機的後面,這樣不但可以先立於不敗之地,同時也可以有伺機攻擊的機會,但是在他帶著僚機轉過來之後他發現那兩架MiG17並沒有反轉,而是對著大陸內陸飛去。一來是因為F-84G的速度太慢追不上敵機,再來也因為長機已經受傷,需要有人護送回航,所以周林峰就先帶著僚機由後追上劉景泉的飛機,飛在他的左右兩方掩護他回航。
劉景泉因為本身被砲彈碎片擊傷,所以在控制飛機時就顯得有些力不從心,而飛機的右翼因為被敵機的砲彈削去一段,改變了飛機的外型,使飛機的操縱增加不少困難,同時發動機的馬力配置也因為外型改變無法使用大馬力全速飛行,只能以小馬力減速飛行,在發動機推力減小及機翼受損的狀況下,飛機的高度就無法保持而開始逐漸下降。
周林峰及譚崇禧兩人飛在劉景泉左右兩側稍高的後方,焦急的注意著劉景泉的情況,看著劉景泉的飛機不斷的掉高度,他們的心情也不斷的下沉,尤其是在進雲的時候,他們更是將自己的飛機貼近了劉景泉飛機的後方,就是怕在雲中失去對隊長機的目視,直到飛機在八千呎出雲之後他們兩人才鬆了一口氣。
長機跳傘
雖然戰管告訴他們附近已經沒有敵機,而且後援的軍刀機在幾分鐘之內就會抵達,但是周林峰及譚崇禧兩人卻絲毫不敢放鬆對四下的索敵,就是怕敵機再像幾分鐘之前一樣的由低空前來突襲。
劉景泉飛機的狀況越來越遭,高度也越來越低,照當時的情況看來不但無法回到台南,連迫降馬公機場都有問題,雖然已經可以目視澎湖群島,但是飛機的高度已經低到接近一千英呎,那是安全跳傘的最低高度,於是就在飛機接近澎湖群島邊緣的地方,劉景泉啟動了彈射跳傘。
祖凌雲剛剛接近澎湖群島時就看見了那三架F-84G,但他還沒來的及向戰管報告目視友機時,就看見劉景泉由座艙中彈射出來了,看著那架飛機一頭栽進澎湖附近的海域,祖凌雲心中著實的震了一下,加上剛才遇襲墜海的那一架,這是今天所損失的第二架飛機!祖凌雲忍著心中的憤怒,向戰管報告劉景泉跳傘的地點,戰管也在那時下令讓他轉向南澳方向追擊那四架MiG17
軍刀赴援
就在祖凌雲轉向南澳時,他在耳機中聽見了戰管已下令屏東基地第二批警戒的四架飛機緊急起飛,前來支援他的這一批,在知道後面還有援兵已經踏上征途之後,他的心理就更踏實了,今天只要能追上前面的敵機,他是說什麼也不會讓他們安全的回去的!
軍刀機的翅膀憤怒著劈砍著高空中如棉絮般的白雲,祖凌雲緊握著油門的左手已經將油門推到最大軍用馬力,但是飛機似乎仍然飛的不夠快。他咪著的雙眼一直對著飛機的四周掃描著,他發現有一些雲像是被刮過一樣,根據他的經驗那是飛機快速在雲中經過時所留下的痕跡,並不會保持很久,所以那表示那幾架MiG17一定剛從那裡飛過沒多久,想到這裡他下意識的將握著油門的左手再往前頂了一頂...
懷恨返航
MiG17的最大速度比軍刀機要快,所以即使MiG17只在軍刀機前幾浬,軍刀機也不大容易追的上,祖凌雲在追到南澳島上空後,戰管就呼叫他停止追擊並掉頭返航,這對祖凌雲來說真是相當難過的一件事,但在裝備不如人的情況下這也是不得已的決定,他對著大陸的方向投下了最後一瞥後,懷著憤恨不平的心情帶著僚機壓桿蹬舵對著台灣返航。
劉景泉少校在跳傘落海後被漁船救起,並在同天下午被救護機轉送回台灣,任祖謀中尉的遺體則始終未被尋獲,他是當年第一位在台海上空殉難的我方飛行員。
當天晚上祖凌雲少校在日記中記下了當天在海峽上空的遭遇,在擱筆之前,他遲疑了一下,然後寫下了:大戰已迫在眉睫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