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6, 2015

八六海戰中的空軍小故事

五十年前(民國54年)的86日,氣候非常的壞,傾盆大雨由前一天下午開始就沒有停過,清晨三點多鐘時,在清泉崗基地宿舍裡睡覺的三大隊大隊長陳燊齡上校突然被電話吵醒,作戰組組長通知他作戰司令部已下令,擔任警戒的四架F-104進入座艙待命姿態,隨時待命起飛。陳燊齡一聽之下知道情況緊急,於是趕緊起床,趕往警戒室。
當他趕到警戒室之後,由作戰組組長處知道事情的大概:海軍「漳江」「劍門」兩艘軍艦在大陸沿海東山島附近執行特種作戰任務時遭到中共海軍多艘魚雷艇的攻擊,需要空軍緊急支援。就在三大隊的F-104進入座艙待命之際,四大隊的F-100也已經完成掛彈待命起飛,等作戰司令部下達出發命令之後,F-104將負責制空掩護任務。
沒多久之後聯隊長張濟民少將也趕到警戒室,在聽完陳燊齡向他報告過狀況之後,他順口問了一下當天晚上是哪四個人擔任警戒,當他發現擔任二號機的飛行員是一個剛完成戰備的中尉時,他絲毫不加考慮的要求立刻換人,陳燊齡猶豫了一下,因為通常聯隊長對於任務人員的派遣並不參與意見,那天也許一來是任務特殊,再來也因為該中尉是第一次執行夜間警戒任務,所以聯隊長希望換一個較為資深的人員來執行這個作戰任務。
陳燊齡也知道那個中尉的經驗不足,但是他認為既然已經完成戰備就表示訓練合格,可以擔任作戰任務,如果當場換人不但表示上級派遣不當,對那名中尉來說也是一項挫折。所以陳燊齡當時向聯隊長表示,在眾目睽睽之下,讓那位中尉由待命的飛機中出來,換上另一位飛行員,這將是對那位中尉的一個嚴重打擊。當時聯隊長聽了之後,還是決定要換人,因為當天晚上的任務是一個真正的作戰任務,「不是開玩笑的!」陳燊齡大隊長當時為了那位中尉的前途,竟然當場向聯隊長表示,大隊部在鑑定那位中尉飛行員「完成戰備」時,也不是開玩笑的,如果在執行任務時,那位中尉出了任何差錯,那表示大隊的訓練不夠紮實,那將是他本人的過失,他將會負起一切責任。聯隊長在聽了他這樣的解釋之後也就不再堅持。
那天清晨四點多時,終於收到了作戰司令部出發的命令,四架F-104帶著狼囂的吼聲衝盡了黑暗的夜空,但是趕到海戰現場時卻不見任何船艦的蹤影,我方兩艘軍艦已被敵艦擊沉。
「漳江」「劍門」被擊沉之後,國防部在痛定思痛之際,決定要主動進擊大陸以雪前恥,這個進擊的任務就落在三大隊的肩上。
根據國防部所擬定的作戰計劃,三大隊將派出八架F-104G戰鬥機各攜兩枚響尾蛇飛彈,分兩批進入大陸,如果中共方面有任何攔截的舉動,我方飛機不必另行請示即可逕行接敵。
陳燊齡在接到命令之後,當即決定身先士卒親自領隊出征,副大隊長張汝誠也自告奮勇要擔任副領隊隨同出發,於是我方F-104部隊第一次出襲敵陣的作戰任務所排出的陣勢就是:大隊長陳燊齡率領四架飛機由金門方面進入敵區,副大隊長張汝誠率領另四架飛機由汕頭方面進入敵區。
執行任務那天,八架飛機完全保持無線電靜默,起飛時沒有聯絡塔台,起飛後也沒有呼叫戰管,一直保持軍用最大推力直奔大陸。陳燊齡以三萬呎高度由金門北邊進入大陸後繼續西飛,一直到深入大陸五十哩的地方才開始迴轉盤旋,等待中共軍機前來攔截。
那天飛在大陸上空時他的心情十分的複雜,他知道如果有任何敵機起飛攔截的話,他及他的僚機們一定會將敵機擊落,這是他在軍中多少年來受訓後的直覺反應,但是他的天性卻不是好戰的,當初參加空軍為的是保衛國家,抵抗外辱,然而他這輩子卻沒對外國人開過一鎗,所爭戰的對象都是中國人。為了不同的理念,也為了捍衛和自己一樣信仰的國人,在戰場上他對敵機開槍時決不會遲疑,不管對方飛機內坐的是哪一國人士,事後也絕不會後悔,只是他會想到什麼時候兩方主政人士才會有那種大智大勇以非武力的方法來解決雙方的差異?
然而那天中共卻一點反應都沒有,想來中共方面由雷達測知我方飛機的速度及高度,不願打那沒把握的仗,所以沒有起飛攔截。二十五分鐘之後因油量關係,陳燊齡按照計畫帶著飛機回航,飛出大陸前的一剎那他再回頭對著神州投下最後一瞥,那是他此生中最後一次飛臨大陸上空,也是他軍旅生涯中最後一次執行進入大陸的作戰任務。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