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9, 2015

中國人用血肉之軀替美蘇驗證武器的性能

1958年9月24日,台灣海峽上空的一場空戰中,一架中共的米格十七被國府一架軍刀機所攜帶的響尾蛇飛彈擊中,中共飛行員沒來得及跳傘而命喪海峽上空,那是響尾蛇飛彈第一次在空戰中被使用。
1959年10月7日,國府空軍的王英欽上尉在駕著一架RB-57D執行大陸偵照任務時,成了世界航空史上第一位被地對空飛彈擊落的殉難者。
這兩位飛行員在國共內戰期間眾多陣亡者之中,並不特殊,但是在世界武器史上,他們卻是以血肉之軀,替美蘇兩國印證了新式武器的性能。
響尾蛇飛彈試射成功的時候,韓戰已經結束,所以無法將它放在戰場上作實戰測試,但是負責發展這個新式武器的美國海軍武器中心卻深信這種武器絕對可以通過任何戰場上的考驗,美國的國防部也開始等待另一個適合的機會將這種新型飛彈投入戰場來證明它的準確性….
1958年初夏,台灣海峽風雲日緊,7月29日中華民國空軍1大隊的兩架F-84型戰鬥機被中共擊落;8月14日中華民國空軍5大隊的F-86軍刀機在平潭島上空將中共兩架MiG-17擊落;雙方劍拔弩張,海峽上空火藥氣氛濃厚的到一觸即發的情勢。
美國國防部見到海峽兩岸的緊張情況,知道在短期間內雙方一定會發生重大衝突,於是在當年8月15日通知中華民國它願意將最新的響尾蛇飛彈提供給國軍作為抵抗共軍的武器,同時也想利用這個機會來印證那種新型武器的性能。
一個多月之後,在溫州灣上空,國府空軍四十四中隊中隊長李叔元中校,將一枚響尾蛇飛彈射進了一架中共米格十七的尾管,那架米格十七的飛行員以生命印證了響尾蛇飛彈的準確性。
就在美國發展響尾蛇飛彈的同時,蘇聯也為了防止美國的B-47及B-52轟炸機的入侵,開始研發他們的防空武器。1957年的蘇聯國慶時,S-2地對空飛彈第一次在世人前展示,那時那種飛彈也和響尾蛇飛彈一樣,僅經過軍方的測試,而沒有機會在實戰中顯示它的性能。
就在那時,國府空軍的高空偵察機RB-57不斷的如入無人之境的在大陸各地出入,去偵照大陸的各項軍事設施。於是蘇聯就將那個新型的地對空飛彈交給中共,一來是希望能擊落一架那種高來高去的高空偵察機,更重要的是想看看那種地對空飛彈在實戰中的表現。
1959年10月7日,國府空軍的一架RB-57D在河北通縣上空被一枚S-2地對空飛彈擊中,飛行員王英欽上尉殉職。
這兩次戰鬥之後,國共雙方除了各自慶祝「勝利」之外,美國曾邀請李叔元中校到夏威夷去與美軍分享發射響尾蛇飛彈的經驗,蘇聯也由中共處得到了許多S-2在實戰中的數據,一年後蘇聯就在本土上空用S-2擊落了一架美軍的U-2偵察機。
我在年輕的時候,曾為李叔元中校的戰績喝采,也曾為王英欽上尉的殉職傷感。但是年紀稍長之後,卻看到了另一個層面,兩岸的軍人都是忠於自己的「黨國」,為了捍衛「黨國」的利益,在戰場上互相廝殺之際,完全不會手軟。美國及蘇聯就利用這兩黨之間的鬥爭,將他們所研發的新武器,送到這個戰場來作實戰測試,中國人就不斷的以血肉之軀來印證那些武器的性能。只是,兩黨之間真有那麼大的深仇大恨嗎?
我記得有一次在訪問一位老飛行員時,他表示當初他是為了抵抗日軍的侵略,而中輟大學學業,加入軍旅,沒想到當了軍人之後,他沒有殺過一個日本人,殺的全是中國人。他說話時雙眼中所涔的淚水,曾給我帶來相當大的震撼。他與那些所謂的「敵人」無冤無仇,但是為了保護與他相同信念的國人,他在戰場上曾毫不遲疑的扣下板機,但是在他垂垂老去的時候,想起那些在他翼下逝去的亡魂,他卻有著太多的遺憾。
民主社會中兩黨政治是正常,政黨之間的政爭也在所難免,但是我認為兩黨之間如有矛盾,還是該以社稷為重,不可將國家的福祉在鬥爭中葬送,更沒有必要將對方趕盡殺絕。
然而這也許是中國人的宿命,六十餘年來國民黨與共產黨的武鬥,到目前民進黨與國民黨的文爭,眾多次的鬥爭理,哪一次曾將國家的安寧與百姓的幸福放在心上。
下一個響尾蛇飛彈與地對空飛彈將會是什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