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0, 2016

課外的世界

有位朋友前幾天問我,家父對我連續出版了九本書,該一定很引我為榮吧。
其實,家父在我出版第一本書之前十年就已因病而逝,所以他並未能見到我我所寫的任何一本書。
不過,我想他是會高興我真能將我五十餘年的興趣,變成一百多萬字的九本書籍,雖然他曾極力的打壓我在這方面的任何努力。
民國五十六年一一三空戰之後,台灣電視公司特地到清泉崗空軍基地去對石貝波及胡世霖兩位英雄做專訪,那段專訪將在當時的「時人訪問」中播出。我由電視週刊上看到這則消息之後,就盼望著那天能早一點到來。
那天我放學回到家,立刻將當天的功課寫完,晚餐之後,也不等媽媽吩咐,馬上到廚房將盤碗洗乾淨,擦乾放好。做這些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在節目播出時,老爸沒有理由不讓我看。
好不容易等到八點,電視銀幕上顯出「時人訪問」的幾個大字,同時背景上也演出四架F-104衝場解散的情形,看著那個鏡頭我已興奮到了極點,沒想到就在那時,老爸竟將電視關掉。
「為什麼關掉電視?」我急急的抗議,但是老爸理都不理我,拿起他的雜誌看了起來。
「為什麼不讓我看?」我急的都要哭了,老爸還是不理我。
在父權至上的家裡,他的決定其實是不需要理由的,他不必說什麼,我也知道他是因為平時我在學校的表現,讓他極端的失望,所以他就找了這個機會,也讓我嚐嚐失望的感覺!
那天我究竟沒能看到那個期待已久的節目,而我在學校的表現也沒因為這個打擊而有任何改變,父子之間的關係降到冰點以下,有好一陣時間我們之間幾乎沒有任何互動,他唯一對我說話的時候就是指正我的錯誤,而我也是沈默以對,反正我對那些學校裡的課業沒有任何興趣,也無法達到他對我的期望,那就讓他罵吧。
1970年我到紐約去念大學的前夕,因為所念的科系是航空機械,這與他的期望相差不多,所以他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與我好好的說了一些話,大意就是如果我再不好好把握這個機會,學得一技之長,那麼以後的日子就不會那麼好過了,因為他總不能養我一輩子,最後他加上一句:「不要再花時間去搞空軍那些東西,那些東西對你的前途一點幫助都沒有!」
當時,我並沒有仔細的去想他的那句話,不過多年之後,當我已經在洛克希德公司擔當要職時,有一天突然記起他的那句臨別贈言,繼而想到:到底什麼東西是對前途有幫助的?難道除了「書本」之外,所有的東西都是沒有用的嗎?
在這同時,我也想到前幾年在台灣時聽到一個朋友對他的兒子說:「你只要把書念好,其他的事你都不用管。」
只是,書本中的資料真能應付人生旅途中所遇到的各種不同的情況嗎?
課本上可以教你如何去分析及解釋一個複雜的物理現象,但是不會教你如何在眾人前面去將這個現象解釋清楚。
課本上可以教你會計的原理及步驟,但是不會教你如何在公司內部幾個不同的部門要爭取有限的資源時,如何在洽商的過程中為自己的部門爭取到最大的實惠。
課本上可以教你基本的應對禮節,但是不會告訴你在公餘時間如何去與同事與老闆交際,讓眾人覺得你在團體中不僅是個會做事的人,更是一個讓人願意接近的風趣人物。
家父口中所認為對我前途無用的「那些空軍的東西」,卻是此生中對於我的工作幫助最大的資源。我這輩子所有的工作,除了有幾年是在核能電廠之外,其餘的工作都是與航太有關,因此工作的同事多少對航空有些興趣,而我在這方面所知道的故事,是遠遠的超過一般人,所以在公餘聊天時,總是會有一群人會圍著我要聽我說這方面的故事。也就是因為故事說多了,讓我不知不覺中學到了演講的技巧,後來在工作上要做專案進度報告時,很自然的這個工作就輪到我的頭上,這種情形下,公司高層也就開始注意到有這個可以用的人。
在家父去世之前,有一次我與他談到當年他不許我看電視專訪的那段故事,他已完全不記得那個生活中的小插曲,但是他卻記得每次看到我的成績單時,他心中對我的失望,所以他覺得不讓我去花時間去做任何與課業無關的事,是很正常的事。不過,最後他又加了句:「現在時代不同了,那些課外的東西,也是挺重要的。」
我很高興家父在最後終於贊同了我的行為,只是,我也知道我的那些課外東西能派上用場,是在我先聽了他的話,完成大學課業之後的事。

所以,回答本文開始時那位朋友的問題,我想家父是會為我所寫的那些書感到驕傲的。



2 comments:

  1. 自從當兵時在中山室看完您的著作,開始對空軍的歷史及您的生平感到興趣。退伍後才發現那段日子從您身上得到的東西竟深深影響我甚多,和平得來不易,我深深以我曾為台灣空防付出一己心力感到驕傲,也從您所寫故事中得到所謂信念對於一個團體乃至個人的重要性。從您身上我更認識了「做好一件事」的道理,您或許不知,您其實影響了多少像我一般的年輕人。

    在我眼中,立功,立德,立言,您都做到了,若您父親在世,我真想好好謝謝他,告訴他我私淑於您後得到了多少東西。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