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5, 2016

青史幾番春夢

每次回台灣都會到碧潭去向那些先烈們致敬,這次也不例外。
不同的是,以往我都是獨自前往,或是與幾位很熟的朋友結伴同去。但是這次,我卻突發奇想:何不邀一些讀者一起去?那些讀者在看了我的書多年之後,該對在碧潭的那些英靈先烈多少有些認識,如果能在那些烈士的墳前將他們忠烈事蹟介紹給我的讀者,我認為將是一件相當有意義的事。於是,我將那個行程在臉書上發表,並詢問有沒有人願意陪我一同前去。
幾位比較熟悉的朋友知道這件事之後,都認為將不會有人前來。因為,他們認為我的讀者群該是四十歲以上的中年人士,那些人該不會願意在這種悶熱的天氣下,到墓園去祭拜一些不認識的人。所以,他們表示到時候我將是那「紀念塔下孤獨的身影」!
沒有想到,消息發表之後,在短短的幾天之內,竟然有七、八位讀者表示願意陪我前去,這其中還包括了今年一月在美國路克基地為國捐軀的高鼎程中校的姊姊,她想多了解一下她弟弟的「鄰居」們是一群什麼樣的人物。
在碧潭的那一千多個英靈烈士們是一群什麼樣的人物?
雖然,在那些似乎看不到邊的土墳裡,我只認識金靖鏘與翟樹理兩位,但是在研究空軍歷史五十餘年後,那些冰冷石碑上的名字在我腦海裡已不再陌生,即使未曾相見,他們的容貌及身影在我的心裡也是栩栩如生。
他們來自中國不同的角落,懷著對人生不同的夢想,當初投身軍旅的原因,更是不盡相同,但是當他們穿上那身藍色軍服之後,他們的任務卻是一致的,那就是「保衛中華民國!」
在當今的環境下,「保衛中華民國」聽起來像是個空洞的口號,因為放眼望去,似乎看不到有任何直接威脅我們的力量。但是五十餘年前,整個社會上隨時都可以體會到那種大敵當前的感覺,民國四十七年的八二三砲戰,五十四年的八六海戰,五十六年的一一三空戰,是我這個年紀的人都曾在報紙上所讀過的頭條新聞,雖然那些戰役雙方互有勝負,但是中華民國究竟在那些軍人的捍衛之下,在台灣繼續的生存下來。
當今社會上的人士也許不記得當年在對岸虎視眈眈下所過的日子,卻不會忘記那段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在那段幾乎是點石成金的日子裡,人們忘記了是什麼力量讓我們有個安定的環境來發展經濟。
當台灣海峽上已不再能嗅到硝煙的味道時,人們也逐漸的不把對岸所畫下幾條紅線當成一回事,認為所有的警告都只是一個口號而已。二十年前當中共對台灣的北部海面發射警告性的飛彈時,我不敢相信竟會有大群人在三貂角的海邊,懷著看煙火的心情,想去看飛彈落海的景象,絲毫沒想到警告之後的可能後果。
老百姓可以沒想到那些後果,但是軍人卻要做出所有可能的防備。我所熟悉的一位目前已退休的飛行員,當初在軍中是擔任中隊長一職,他非常明白一旦對岸將警告行動變成懲罰行動時,台灣可能受到的衝擊,他連續四個月沒有回家,天天守在部隊裡,等待那隨時可能下達的作戰命令,他也知道當那道命令下達,他率隊起飛之後,將是個有去無回的任務,但是他沒有任何怨言,因為那是一個軍人的職責。
軍人沒有懼怕危險的權力,因為一旦軍人開始懼怕危險,全國人民都將會有危險!
最近一位立法委員曾拿著蛙人受訓時的相片,來質問國防部對那些蛙人訓練時的苛刻,她同時並拿出另一張飛行員的相片來顯示空軍的「英姿挺拔」。我想她的意思該是空軍沒有那種「不人道」的流血訓練環境,其實,她不知道在那些「英姿挺拔」的空軍飛行員相片後面,是碧潭邊上的那一千多個冰冷石碑!
和平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們為這個安定的生活環境,所付出的代價是什麼?台灣有些人不知是不知道這個答案,還是選擇忘記,但是我在每次回國,在踏上這塊土地時,我都會想到是哪些人讓我這久居國外的遊子,在想家時還有個「家」可以回!

這就是我每次回國都要去碧潭的原因!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