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4, 2016

那是摩托車還是腳踏車?

話說在山裡有一個村落,村裡有十幾戶人家,其中最大的一戶姓王,在多年前因為家裡鬧意見,二房把大房趕出四合院,只讓他在院子裡的一個小茅草房裡住著,剛開始這兩房在見面時還偶爾會動動手或是鬥鬥嘴,最近幾年這兩房處的到也相安無事,不過因為大房管事的最近老了,新生的一派老想自立門戶,到外面去闖一闖。

村子裡有一個姓林的小戶,大家都叫他小林,這家雖然小,但是卻老想做老大,常以他在城裡的關係,在村子裡說三道四,以前他的那些城裡關係還有些用,不過近幾年來那些關係開始跟王家二房來往,所以小林在村子裡的影響力就越來越小。

另外一戶,因為祖先來路不明,大家不知道他到底姓什麼,只知道外人叫他「阿飛」,所以村子裡的人也就這麼跟著這麼稱呼他。阿飛家以前住過一個外鄉人,那個外鄉人走了之後曾留了一些產業給他家,不過這幾年那些產業也被阿飛花的差不多了,所以最近只能到村子裡的其他幾家人去幫傭維生。

村子後面有一條小路可以通到外面,那條路雖然小但是流量倒是不小,小林家幾乎所有的家用都得由那條小路運進來。

村子裡只有幾輛腳踏車,都屬於王家,不過因為平時不常用,村子裡的其他幾家都想佔為己有。王家大房雖然住在小茅草房,但是卻有一輛49cc的小摩托車,雖然也不常用,但是偶爾拿出來在小路上耍耍到也十分威風。

最近王家二房將幾輛腳踏車裝上馬達,變成小摩托車,這就引起阿飛的不滿,於是阿飛到城裡去控訴王家二房,說他覺得那幾輛拼裝的小摩托車在他附近的小路上跑,對他造成了威脅。他要求法院下令只有摩托車才可上路,腳踏車不可上路。

其實,城裡的法庭對任何人都無約束力,平時大家口頭上都說尊重他的意見,但是事情一旦與自己有關,就完全不理他的判決。幾年與小林家有關係的城裡那戶人家,就曾公開反對過一個對他自己不利的判決。

那個法庭雖然是在城裡,但是這次「審判」這個案子的卻是小林家族裡的人,他想藉著這個機會重新建立起以前他在村子裡的地位,而他在城裡的那戶關係人家雖然 與王家二房生意上來往密切,但是卻不想失去對村落裡的影響力,所以也想藉機來抵制王家二房,這種情形下,這兩家就很自然的連在一起了。

這次城裡的法庭必須判定什麼是腳踏車,什麼是摩托車。其實這不須要太大的學問,大家都知道可以自動行走的是摩托車,必須用人力去踩動的是腳踏車。

王家大房裡的新生勢力趁著機會來表示他的小摩托車是先前就有的,並不是像二房一樣拼湊而成的,於是想借這個機會與二房之間做一個切割,所以在宣判前一直宣稱會遵從那個法庭的判決。在城裡法庭煞有介事去調查的時候,王家大房還曾邀請了一些城裡的人來試乘他的49cc小摩托車,請大家看清楚,他那輛車子有油箱,也有馬達,是不需要用人力去踩動就可以前進的摩托車。

王家二房在這事情一開始時,就宣布不會理會那法庭的裁決,因為那個法庭不具有任何公信力,同時也對那個村落不具管轄權,而且大家都看得出來那個法庭是被城裡的那戶人家所操控。

法庭的裁判之前,阿飛突然意識到在那個村子裡,與其與王家二房這個大戶為敵,不如為友,因為自己的靠山曾經有過太多出賣朋友的例子,那天萬一自己也被出賣了,而在村子裡又沒有可以信賴的朋友,那將是很可怕的,於是他在法庭宣布判決前就告知王家二房,兩家之間的關係可以商量,不必被那判決綁死。

結果法庭在經過長期的調查之後,宣布那幾輛車子全是腳踏車,沒有一輛是摩托車!

王家二房早就知道那個法庭在外來關係的影響下會做出什麼樣的判決,所以那個判決根本對他沒有任何影響,他還是繼續的將腳踏車裝上馬達,繼續的在小路上奔馳,雖然城裡的那戶人家不斷說,如果二房繼續的再將腳踏車改裝,他絕不會置之不理,他會來這村裡「替天行道」,不過二房卻看穿了他的恐嚇只是嚷嚷而已,所以只是淡淡的對他說:「先管管自家的事,別來這胡鬧。」

倒是王家大房,在之前一直信誓旦旦的說會遵從法庭判決,如今法庭卻指著他的49cc的小摩托車是「腳踏車」,這套句大房家裡常說的一句話,真是「情何以堪?」不知如何是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