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30, 2016

我愛中華民國!

寫了幾本「飛行員的故事」及訪問了近百位飛行員之後,我心中有了一個夢想,想將空軍由民國三十八年到民國六十三年之間所出的任務及所做的事,以「水滸傳」的模式寫成一本書,這樣一來是將那些一般人所不知的故事記載下來,再來也是對畢生研究空軍軍史的自己做一個總結,做一個交代。
有幾位朋友在知道我這個計畫之後,問我為什麼會選定那一段時間呢?我告訴他們,因為我一直認為那二十五年是空軍對國家貢獻最大的一段期間,在那段日子裡,空軍不但成功的粉碎了中共解放台灣的企圖,也讓國家的政策順利的由攻勢的「反攻大陸」轉換成守勢的「確保台澎金馬」,使國家可以在七零與八零年代間,有個安定的環境專心發展經濟。
我的構想是忠實的將那段期間所有的空中任務記載下來,然後中間再穿插一些虛構的男女之間的愛情,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與猜忌,及同袍之間的兄弟感情,來增加這本書的可讀性。
因為這本書的主角太多,故事的時間又長達二十五年,我必須要花很多的時間來找資料,所以雖然已經動筆,但是還沒有截稿的預定期限。
今年四月我回國時,剛好是唐飛將軍的傳記出版不久之後,趁著那本書正在暢銷,有朋友介安排我與國內一家相當有名出版社的總編輯餐敘,那天在閒聊時那位總編輯問我有沒有下一本書的計畫,我就將那本「水滸傳」式的空軍故事計畫說了出來,那位總編輯乍聽之下對這個計畫似乎很有興趣,於是我們就圍著這個話題聊了起來,他問我寫這本書時的預定讀者群將會是那個年齡層?老實說,我聽了這個問題之後怔了一下,因為以前我寫書時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不過我想在出版業的行銷企劃裡,這該是個很重要的問題,所以我想了會兒之後,告訴他我想四、五年級的人該會對我這本書有興趣,總編輯聽了點了點頭,說這個年齡層的人是會買書的。然後,他又問我這本書的主題將會是男女的愛情、人與人之間的矛盾,還是如「水滸傳」裡一樣述說著一群熱血青年的江湖故事?我聽了這個問題後想都沒想的就回復他說,這將是一個愛國的故事。沒想到我說完這句話之後,同桌吃飯的幾個人全都笑了,那位總編輯笑著搖了搖頭,然後告訴我「愛國」在當下的台灣是最沒有市場的題目!
當然在這種情況下,那是個沒有結局的餐聚,在分手的時候,那位總編輯勸我不要太「天真」,因為台灣已經不再是四十餘年前我所熟悉的台灣。
我當然了解目前台灣的政治環境已經不若之前,這是民主政治下必然的現象,但是我認為民主制度的珍貴就是在憲法之下,每一位國民都有權力陳述他個人的想法,在選舉時,以大眾的意見為準,少數服從多數的選擇,將國家交給大眾所選出的人來治理。我在美國近五十年,歷經八位總統,雖然有些總統的治國理念與我的信念截然不同,但我不會因此對美國失去信心,我會在下一次選舉時用選票說出我對國家未來的想法。
最近幾年來,「愛台灣」是一個相當響亮的口號,我最初聽到這個口號時,對它是相當的贊同,因為台灣是我成長的地方,我當然愛她,但是後來我漸漸的發現,這個口號其實是另有含意的,那是某些人專有的口號,我這種有外省籍父母的人,即使生在台灣,也是「不配」去「愛台灣」的。
這不禁使我去想,什麼才是「愛台灣」?愛台灣與愛國有什麼分別?
與我一樣背景的金靖鏘在二十歲的時候就因為駕機執行任務,失事殉職而埋葬在碧潭空軍公墓,他算不算「愛台灣」?
我知道金靖鏘生前從來沒有說過「愛台灣」,他愛的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的領土裡包括了台灣,所以我想他也該算「愛台灣」吧。
當我說我要寫一本以「愛國」為主軸的書時,竟會引起整桌人的訕笑,這是代表著什麼?
當我說我愛「中華民國」時,當然包括了愛台灣,而且我對台灣的感情絕對超過我對我父母老家的感情。
那些人在高喊「愛台灣」時,他們真正的意思其實是要摧毀「中華民國」,這種情形下,他們當然知道我不會以他們的方法,隨著他們去「愛台灣」!
只是我知道,我「愛台灣」的想法是不需要他們認同的,不管有沒有出版社來出版那本「水滸傳」式的空軍故事,我都會將它寫完,這是對我畢生興趣的一個交代,也是將那些熱愛「中華民國」的空軍軍人,對「台灣」這塊土地所作出的貢獻留下一個記錄。

7 comments:

  1. 不意外
    台獨份子對我敘述空軍英雄的小說一辱罵甚至恐嚇殺害我的言行舉止,為之心寒,這就是台灣的現況,比較被共黨滅亡的南越政府,差不了多少了。

    ReplyDelete
  2. 熱切支持、擁戴您的計劃與購想!

    ReplyDelete
  3. 熱切支持、擁戴您的計劃與購想!

    ReplyDelete
  4. 加油!期代拜讀你的大作!

    ReplyDelete
  5. 寫中華民國飛行員的故事,王立楨不做第二人想!!期待中!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