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 2016

天底下從來沒有白吃的午餐,也不會有廉價的和平!

現在是美國西部時間九月二日下午兩點半,也就是台北的九月三日上午五點半,我知道在當下我有許多朋友們正準備起床,面對似乎與平時沒有什麼不同的週末。

但是,連我隔著太平洋都知道這天將是個非常不同的週末,非常不同的一個軍人節。因為許多曾身為軍人的朋友們,將在這天走上街頭,以遊行的方式來表達他們對這些年來被社會謾罵,被稱為「米蟲」的不滿。

退伍軍人在軍人節上街遊行,實在是一件非常諷刺的事。不過我想套一句蔡總統在前不久華航空服員罷工時所說過的話,倒是非常適合,她說:「非逼到不得已,也不會罷工。」在此若將「罷工」改成「走上街頭」,就是對現狀最貼切的描述!

說白了,社會上會有如此的「反軍、公、教」的情緒,並不是因為那些人所做的不好,而是一些從政人士,在過去八年間為了奪得政權,而利用污衊軍公教人員,作為打擊執政黨的手段之一。

過去八年間,那些人真是無所不用其極的來打擊軍人的士氣,空軍的飛機失事,媒體會出來訕笑,女兵穿著軍裝去買咖啡,也被形容成「軍紀敗壞」,軍人在服役期滿退伍之後,開始「依法」領取退休金,竟會被稱為「米蟲」。

那些人真是「以打擊軍人士氣為己任」,「置一切天理常理於度外」!而也就那是些人口口聲聲的說著「我愛台灣」!

台灣與大陸之間的軍事對抗已經停頓多年,再過幾個月就是「海峽上空最後一場空戰」的五十周年紀念。在海峽平靜了多年之後,那些人就認為軍人是多餘的了,在攻擊執政黨的時候,軍人是可以成為謾罵的對象了。

只是,真是在敵陣上投炸彈或是擊落敵機才叫作戰嗎?

前參謀總長陳燊齡將軍在任職空軍作戰司令時,有天與幾位前去作戰司令部參觀的立法委員吃中飯,席中有位立法委員對他說,既然多少年來台灣海峽上都沒有任何戰事發生,作戰司令的職位一定是相當的輕鬆。

陳燊齡將軍注意到那位官員在說話時,也一直的在揮手趕餐桌上的一隻蒼蠅,於是他決定利用這個機會來糾正一下那位官員對戰爭的看法。陳將軍告訴那位官員「作戰」其實並不一定要有看的見的戰果,並不是一定要擊落幾架敵機或是在敵陣上扔幾顆炸彈才算「作戰」。這就像在餐桌上趕蒼蠅一樣,為了不讓蒼蠅落在菜上,所以人就不停的在揮手,蒼蠅受了揮手的影響而沒法子落在菜上,但它並沒有因此而罷休,它隨時的圍著餐桌飛著,等待著任何一個可乘的機會來偷襲桌子上的紅燒蹄膀。只要它繼續的在飯廳裡飛著,人就得無時不刻的注意它的行蹤,隨時揮手來阻止它的偷襲。這就是人與蒼蠅之間的作戰,當人看到蒼蠅即將落在菜上時,人的腦子就會下一個命令給手,人在揮手的的動作就是在執行腦子所下達的「作戰命令」,只要蒼蠅沒有落在菜上,這個「作戰任務」就算圓滿達成,而在這整個過程裡人並沒有打死任何一隻蒼蠅。

這是軍人在非戰爭情間對國家所作出貢獻的最好例子,但那也是一般國人所感覺不到的。當清晨時分,幾架戰機以劃破寂靜的噪音,衝向藍天之際,會一些人會抱怨這震耳欲聾的聲音讓他無法繼續沈睡,只是這些抱怨的人當中,有多少人瞭解到這種噪音與和平之間的關係?

天底下從來沒有白吃的午餐,也不會有廉價的和平!

一個建築師絕不會因為他所設計的建築物從未著過火,而在下一個所設計的建築物中將防火設備取消,以節省金錢。而目前狀況真像是,有人因為房子多年未曾著火,而覺得房子裡的防火設備太貴!

我很遺憾從來沒有當過兵,因此,我對那些曾經保衛過台灣的軍人們,始終有著相當的敬意,因為,是他們,是那些軍人們,讓我這個遊子在想家的時候,還有個家可以回!

在此,隔著太平洋我預祝這次遊行能安全藉圓滿的落幕,更希望國人能經由這次活動,知道那些人曾對國家無私的付出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