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0, 2016

「反攻大陸」vs「台灣獨立」

那年太陽花正盛開之際,我正好在國內。為了瞭解年輕一代的朋友心中的想法,我在一個下午到了青島東路的立法院附近,希望能與一些在那裡抗議的學生聊一聊。
說來也是巧,我到了立法院附近不久就開始下雨,站在一棵樹下避雨時,又有兩位女生及三位男生擠進了那棵本來就不大的樹下,我看機會難得,於是立刻開始與他們閒聊起來。當時的雨勢不是很大,但是卻是相當的惱人,於是我提議找一間咖啡廳坐下來聊,這個提議立刻得到他們的贊同,而且其中一位在台大就讀的同學建議到羅斯福路,台大附近的一家咖啡廳去,因為當時立法院附近的咖啡廳全都坐滿了人,完全沒有座位了。
於是我們六個人就分坐兩輛計程車,到了那家咖啡廳,並在它的樓上找了一個桌子,六人就圍著它坐了下來。
我先將我的背景簡單的向他們介紹了一下,只是我略去了我曾寫過幾本書的事實,而且我是以我的英文名字與他們溝通。
我請他們將那次活動的主旨說給我聽,立刻他們幾人像機關槍一樣似的,開始向我控訴幾位立法委員的不是,並口口聲聲的說著「中國這…」「中國那...」的許多事情。在那一剎那,我突然無法自我設限的問了他們一句,他們是否認為自己是「中國人」?
他們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著:「當然不是中國人!」
我看著他們義憤填膺的神情,突然間就似乎看到了四十餘年前的我,那時我在紐約唸大學,與幾位台灣及香港的留學生共同住在一個民房裡,我曾多次激動的試圖告訴幾位香港去的留學生,中華民國「反攻大陸」的必然性。在台灣高中時代所受的反共救國教育在那時全部派上了用場,我告訴他們「反攻必勝,建國必成」是唯一可能的結果,因為「中共暴政必亡!」
我仍然記得那幾位香港留學生在聽了我所說的話之後,臉上所露出的訝異神情,其中一位搖著頭對著我說了一句:「你比香港最右派的人,還要右派一百倍,你是被國民黨洗腦之後,完全不顧事實及史實的挺右派!」
當時我聽了他的話之後,心中非常氣憤,因為一來我不是國民黨黨員(至今我仍不是黨員),再來我更不覺得我是受了國民黨的洗腦,我看著他們看著我時的奇怪神情,心中只想著「事實勝於雄辯」,再過幾年當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再度插在南京紫金山上時,他們就會知道我所說的是實話了。
當然,那面國旗畢竟沒有插回紫金山上,而隨著年齡的增長,我也逐漸的理解到「反攻大陸」的確是國民黨用來凝聚年輕人的口號,它是一個永遠圓不了的夢!
相同的,「台灣獨立」跟「反攻大陸」一樣,也是一個永遠不可能成為事實的夢想(陳水扁總統也曾這樣說過),因為那也是民進黨用來迷惑年輕人的口號。
我絲毫不懷疑那些年輕的朋友對「台灣獨立」的信念,因為我也曾那樣深信著有朝一日我們將會「反攻大陸」!
只是,「反攻大陸」是可以「說」,不可以「做」的,而「台灣獨立」卻是可以「做」,但不可以「說」的。
老總統由民國三十九年開始,就一直的說要反攻大陸,但是卻從來沒有真正的誓師渡海反攻,試想,如果他真是今天去打廈門,明天去打汕頭,台灣還會有八零年代的經濟奇蹟嗎?
而相反的,「台灣獨立」是可以去做,但絕不可說的,因為事實上,峙立於台灣的中華民國一直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有自己的行政系統,有自己的軍隊,更有一百多個國家免簽的護照。這種情況下,如果這不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什麼才是主權獨立的國家?
當天那幾位年輕的朋友,不知道還記不記得那天喝咖啡的往事,當天雖然在愉快的氣氛下喝完咖啡,但是在他們的印象中我該是一位年老固執的人吧。
再過四十年,當那些年輕人到了我目前的年紀時,他們會有和我一樣的想法嗎?


2 comments:

  1. 中華民國並非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而是前中國政權佔領台灣地區。如果你有興趣,這方面的文獻資料很多,我很樂意提供給你。

    ReplyDelete
  2. {中華民國並非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而是前中國政權佔領台灣地區}~沒讀過歷史!
    這句話根本是矛盾的!應該說中華民國原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目前偏安台灣省,並未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前中華民國,後被共產黨毛澤東改名)政權佔領!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