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3, 2016

回首夕陽紅盡處,應是長安!

「回首夕陽紅盡處,應是長安!」
大約是在民國五十年左右的一個夏天,父親帶著我們全家到崎頂海水浴場去游泳,那天的傍晚,夕陽將整個天邊的雲彩染成一片橘紅色,父親看著那通紅的晚霞,口中無意的說出這個詞句,當時年幼的我,雖然知道詞句的意思,但是卻不了解為什麼父親在背誦這古詩時,眼角竟流下那滴眼淚。
雖然是河北人,但是父親在中學畢業之後,就為了逃避抗日期間日軍的侵略,而離開了故鄉,前往對他來說相當陌生的陝西,在那裡他一待就是七年,然後為了逃離另一股席捲整個中國的紅潮,他在1948年來到了更陌生的台灣。
也許就像絕大多數的人一樣,他對他少年時代成長的環境及過程相當的懷念,所以在我小時候,我經常的聽他述說他在西安與漢中念書時的故事,因此我從小就對陝西有著比其他省份更多的憧憬。
所以當我知道今年空軍幼校決定將年度的金秋會在西安舉行時,我真是想都沒沒想就報名了,為的不是那歷久不衰的十三朝古都,也不是馳名中外的兵馬俑,而是那塊我能與已故的父親牽上關係的土地。
10月17日下午,華航的飛機落在西安機場,當飛機向停機坪滑去的時候,我由飛機的小窗中看到了機場大廈上面的兩個大字「西安」,當下我的眼眶就濕了。西安,我來了,但是當初答應我長大之後,要帶我遊西安的老爸已經駕鶴西歸多年,如今,當我踏上這塊土地時,老爸地下有知,會覺得欣慰嗎?
空幼的饒遠平機長一定花了許多心思,才能將這個兩百多人旅遊團的節目安排的這麼周到,每天都有不同的驚喜,而且每到一個地方,導遊也都很博學的將那些地區的掌故,源源本本的告訴大家,聽著那些陳年老舊的故事,似乎時空一下子就又回到了幼年住在頭份的時候,不同的是當初老爸在說那些故事時,我只能幻想著西安的景象,而如今我卻是活生生的站在這歷史的古都當中。
旅遊的一站是長樂門的城牆,我登上城牆後,摸著那些一千多年前就已存在的石牆,突然覺得,似乎一閉上雙眼,我就可以回到了當年陣仗之中,陰森的月色照在鋒利的長矛上,讓周遭顯得更加蕭瑟,城門內的歌舞昇平,與城門外的魑魅魍魎形成了強烈的對比。為了抵抗異族的侵略,在長安定都的各個王朝,都用厚高的城牆將自己的勢力範圍保護起來,而那些城牆也的確在當時抵擋了異族的入侵,物換星移,如今那些城牆早已失去了他的作用而變成了旅遊的景點,但是我卻是知道的,1948年那個城牆沒能擋住中共,我的父親在對著這個城牆留下最後一瞥後,踏上了不歸路,前往萬里之外的台灣,當我站在城牆上想著這些事時,那首詩句「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征人猶未還。」突然閃入腦海,對我父親來說,那還真是「萬里征人猶未還」哪!
導遊楊艷小姐在第一天就說出了這句「江南才子山東將,陝西黃土埋皇上」,我小時倒是沒聽過這句話,不過印象中老爸卻是說過:「西安到處都是皇墳」。這次所造訪的皇墳不少,不過印象最深的墳卻不是在西安,而是在前往延安路上的黃帝陵。以前小時在台灣時,曾多次聽過蔣總統在清明節時於忠烈祠遙祭黃帝陵,自己在寫文章時也曾多次的提及「...身為炎黃子孫...」,如今,當我就站在黃帝陵前時,突然一股莫名的激動湧上心頭,這裡是一切事由的起點!中國的一切,我們的根就是由這裡起源的!
在西安時,還去看了張學良的行館,在那棟小樓裡,我可以想像才三十餘歲的張學良,是在怎麼衝動的情況下,與中共聯手演出了影響近代中國至鉅的西安事變,如果當時他能再長十歲,是否還會做出同樣的決定?
在不同年齡時的旅遊,有著非常不同的感受,年輕時去旅遊時,我注重的是感官上的享受,要盡量多看些東西,如今在退休之後,再度出遊,所注重的卻是心靈上的感受,每看到一些新奇的東西或是古蹟,我都會花上許多時間去想那些東西對於我們的影響,這次西安與延安之行讓我見識到了許多以前聽說過的,及在書上所讀過的事。站在黃河邊上,看著滾滾的黃色浪濤,在我身旁急沖而過時,我會想到李白的那首「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年輕時,這首詞中我所在意的是那句「人生得意須盡歡」,那是年少輕狂時替狂歡的行為所找的一個藉口,但是現在卻是想著「天生我材必有用」,在世上匆匆的走這麼一遭,總該做些什麼,留下點東西。
那天在離開西安時,看著漸去漸遠的城牆,想著有生之年一定要帶著兩個女兒再來這裡,讓她們看看這裡文化,因為這裡才真是她們的根。但我想她們所在意的該只是兵馬俑及那些古代的城牆,而不會有任何感觸的。

當初老爸在離開西安時是否也有過這樣的願望?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