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 2017

五十餘年的疑問

上蒼永遠不停的在我們生命中留下讓我們驚奇的事情。
昨天是年夜,老妻想拉著我去參加在僑教中心的跨年晚會,但是我想:和一群不認識的人坐在一張桌子上晚餐,實在沒有什麼意思,再說,看著新的年度來臨,在我這個年紀實在不是一件歡喜的事。於是我想跟老伴說,不去了,我們自己在家吃晚飯罷,但是話到嘴邊還沒來得及說時,心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我似乎看到在空軍基地的軍官俱樂部裡,一群年輕的飛行軍官正在興高采烈的慶祝新年的來臨,想到這裡,我雖然知道僑教中心沒有年輕的空軍軍官,但是嘴巴卻說出:「好啊,去熱鬧熱鬧也好。」
到了僑教中心一看,還真是有不少人,我們因為到的較晚,所以就被安排坐在後排的桌子,同桌的還有老伴在佛堂裡當義工及一同研讀廣論的朋友,所以坐下後也還有話可以聊聊。
同桌的一位姓向的女士坐在我旁邊,閒聊中她說他是住在台南水交社的空軍子弟,看過我的幾本書,這讓我感到非常訝異,竟然在這種場合還會碰到我的讀者。後來那位女士問我,知不知道空軍中有一位名叫「王靉」的飛行員,她這麼一問,我倒是楞住了,因為我還真知道這位在1960年就已經殉國的飛行軍官!
那位女士繼續問我知不知道王靉是如何殉國的,於是我就簡單的將他失事的經過告訴了那位向女士,在解說的同時,她還問了我一些很細節的問題,等我說完之後,她臉上頓然露出一股安詳平和的臉色,然後告訴我當時空軍只告訴王靉的家人「飛機故障,跳傘高度太低而殉職」,但是她及王靉的的家人卻一直想知道其中的細節,而我此時卻解答了她在心中已經埋了超過五十年的問題。
我好奇的問她與王靉之間的關係,她告訴我:「他殉職的時候,我們正要訂婚。」
我望著這位年已過七十的女士,心中的思緒突然飛回到1960年代的台灣,那時的人們對軍人是尊重的,因為大家了解對岸是隨時在伺機「解放」我們,是那些軍人使我們在台灣能安居樂業,王靉那天在失事之前,坐在已經沒有動力的飛機裡,試圖將飛機避開翼下的村莊時,心中會不會想到他即將訂婚的女友?他雖然沒有在戰場上為國家立下戰功,但是因為他與他同僚的存在,使對岸心存戒心,而始終沒有對我們發動攻擊。

任何事情的發生,都不是偶然的,而是有它的意義。我覺得,昨晚我臨時決定「去熱鬧熱鬧」時,其實是上蒼在安排我去替那位女士解開存在它心中超過半個世紀的疑問。

                                    
我後面站的是向女士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