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0, 2018

我與「中空」的情緣

今年八月在空軍司令部,當司令沈一鳴上將將那枚楷模甲二獎章掛在我胸前時,我禁不住的想是個什麼樣的緣份,讓我這個全家和空軍沒有任何關係、又在美國住了超過四十年,同時沒有當過一天兵的人, 竟能有此殊榮獲頒這個獎章?
其實,我想這個緣份該源起於一本雜誌,「中華民國的空軍」雜誌。
遠在五十餘年前,當我還是一個小學生的時候,我母親由一個駐台美軍處買了一個舊的電冰箱,在那普遍貧瘠的年代,那可是一件大事,記得在那個冰箱由三輪板車送來的時候,幾乎整個村裡的小孩子都擠到我們家院子來,想看看「電冰箱」究竟是個什樣的東西。但是我對半個多世紀前的這件事記憶猶新的原因,並不是因為那個冰箱,而是它的包裝,原來搬運工在將那個冰箱用繩子固定在板車上時,為了怕繩子在冰箱外留下一些摩擦的痕跡,於是就用幾本雜誌放在冰箱外殼的四個角,當做墊子,而其中一本雜誌就是那個影響了我一輩子的「中國的空軍」雜誌。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那本雜誌的封面是空軍當時幾種戰鬥機的混合編隊,雜誌裡的內容也將那次編隊的情形詳細的描述。在那之前我沒看過近距離所拍的飛機相片,更沒有見過全身披掛的帥氣飛行員,所以我當下就被那本雜誌迷住了,一直到五十餘年之後的今天,我不但沒忘記那本雜誌的封面,更牢牢的記住了當時那幾架飛機的飛行員大名。
從那時開始,我不但開始訂閱這本雜誌,更是經常到舊書攤上去搜購所有可以找到的這本雜誌。而那本雜誌裡所報導的事蹟也開始在我記憶中生根,沒多久,我就可以分辨出空軍曾使用過的各種飛機。而在一般青少年迷戀影歌星,並蒐集他們相片的年代,我卻在找另一批人,如羅化平、梁龍、朱偉明、李子豪、祖凌雲及冷培澍等人的相片,那些是用凝結尾在藍天上寫下史詩的英雄。
我也不會忘記,在1970年代初期,我在紐約念大學的時候,是這本每月定時渡海而來得雜誌,慰藉了我在異國求學時的孤寂心影。
1980年代中期,我在洛克希德公司擔任工程師時,有一天突然看見一本當期的雜誌上有有一篇對祖凌雲將軍的專訪,我竟像是見到多年不見的朋友般似的興奮,於是當晚就寫了一封信給祖將軍,寄到「中空社」請代為轉達。
很快的我就收到了祖將軍的回音,他很驚訝有一個遠在美國的人,竟然對他多年前參加混合編隊的故事知道的那麼清楚,於是從那時我們就開始了直到今天的情誼。
1987年我回國時,經由祖凌雲的介紹,我得以進到空軍總司令部裡,拜會當時的中空社社長劉雲浩先生,就在那次拜會的時候,我發現當時的副社長魏文勇先生竟是我高中時的同班同學!
也是在那次返國的時候,經過祖凌雲將軍及中空社的安排,我得以見到了原先在混合編隊時駕駛F-100的飛行員,也是當時的總司令陳燊齡將軍,在與陳總司令見面時,我又發現他與家父都是國立西北工學院的校友!
這種冥冥中所存在的緣份,竟是由這本雜誌所牽的線而呈現!
那年是中空雜誌創刊五十年的前夕,在同學魏文勇的相邀下,我寫了一篇短文,記下我與這本雜誌的淵源。後來在創刊六十年及七十年時,我也都為文寫下我對這本雜誌的祝福。
轉眼,又是到了創刊八十年的時候了!這真是一個記錄,放眼海峽兩岸,這該是唯一的一家雜誌,能連續出刊這麼長的一段時間。
記得在與魏文勇同學談到這本雜誌的宗旨時,他說是宣揚空軍的忠勇故事及吸引年輕朋友進入空軍報效國家,我覺得它真是達到了當初創辦這本雜誌的初衷。年輕的我在讀這本雜誌時,雖然沒能加入空軍,但是我這輩子卻因為這本雜誌和空軍結下了不解之緣。
在今天寫下我與這本雜誌之間的故事時,我心中卻有了另一個期望,希望我能在創刊百年時,還能再執筆為文祝賀!







1 comment:

  1. 您比ROCAF還要ROCAF.您今日所得到獎章和榮耀、雖然來遲了、但名至實歸、理所當然。
    好一部ROCAF台海勝利戰史、全在您的腦海中。
    巨細靡遺、多次南加州的聚會、與您合照、與有榮焉。
    向您致敬!!!
    桃園基地12照相技術偵查中隊眷屬、1960年代、
    天天看U2起降的----桃園空小、楊國平 敬致

    ReplyDelete